赵永辉恭敬点头,“下官明白。”

  见着赵永辉如此,沈怀瑾抬步便是走向书画茶社。

  然,书画茶社中除了地上的利箭,还有血迹,其他的便空空如也。

  搜查了整个茶社也没有找到苏印之口中所说的私盐。

  沈怀瑾眸漆如玉,泛着丝丝冷光,当真是一个老狐狸。

  赵永辉站在一旁,面上满是讨好之色,“王爷,这儿交给下官便是。你今日劳累了一整日,不妨早些休息吧。”

  沈怀瑾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心知留在这儿已经没有任何用处,赵永辉既然敢将地点选在了这儿,显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

  “恩,有劳赵大人了。”

  言罢,转身便是回了驿站之中。

  关上了房门,在屋中待了许久,熄了灯,便从窗户一跃而出。

  一路来到客栈,闪身进了林含章的屋中。

  林含章戏谑开口,“堂堂恭亲王怎么也做起了那月下小人?”

  “印之失踪了。”

  林含章猛地一愣,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  沈怀瑾将方才之事一一告知,面上亦是越发的难看,“方才我已经去富荣茶馆看过了,他并没有回去。”

  林含章眉头紧锁,“看来是狗急跳墙了。”

  想来是因为他的到来,让他们感觉到危险了。

  “这段时间你自己小心,印之我会让人去寻。”

  若是他们想要动手,绝不可能会如此简单。印之这事儿只怕是一个警告。

  不过下一个人是谁,谁也不知。

  子衿不能留在这儿了。

  显然沈怀瑾也想到了这点,“恩,你自己也多加小心。”

  言罢,便是欲闪身离开房间,只是看着窗外的星空,脚步却是徒然一顿。

  脑海中瞬间便是想起了林含章的话,罢了。

  “等等。”沈怀瑾动作一顿,回头看着林含章挑眉。

  “明日麻烦王爷去见一见子衿。”

  话落,沈怀瑾便是明白了这事儿的缘由,眼下他们已经被人盯上,子衿确实不该留在这儿了。

  “恩。”见着沈怀瑾消失在了房间,林含章揉了揉太阳穴,眼中满是无奈。

  温灵蕴得知这事儿时已经是第二日。

  然他并不知晓苏印之的真实身份,只觉得这事儿颇为蹊跷。

  沈怀瑾见着温灵蕴此时方才回来,心中不免有些担忧,“温大人昨夜去了何处?”

  温灵蕴皱眉,“昨夜故人来访,便没有回驿站。不知刺客可寻到了?”

  沈怀瑾摇头,“让他逃了。”

  这时,门口的官差上前,冲着沈怀瑾拱手道:“启禀恭亲王,御医到了。”

  闻言,沈怀瑾面色一喜,“当真?”

  “不敢作假,此时已经入城,约莫一柱香的功夫便到达驿站。”

  温灵蕴也是狂喜,终于是来了。

  少顷,浩浩荡荡的车队便是出现在了驿站门口。

  沈怀瑾到时,一行人已经候在了原地。

  见着沈怀瑾忙是拱手行礼,“见过恭亲王。”

  所来之人不过一手之数,沈怀瑾却已经是感恩戴德。

  还是父皇懂他。

  这五人医术过硬,亦是难得未曾被皇后赵氏所收买之人。

  不过在太医属的日子也是格外的不好受。

  但眼下,这些人却是他所需要的。

  这种时候他可没那个闲工夫与赵氏过招。

  “启禀王爷,陛下让臣等带了些药材随行,这才耽搁了几日,还望恭亲王恕罪。”

  说话这人身着绯色官袍,亦是白发苍苍,神情却不若李太医那般贼眉鼠眼,反而颇有几分正气。

  这人正是太医属副院使王坤。

  沈怀瑾含笑上前虚扶一把,“王大人不必如此。”

  这王坤他还是看得起,虽说有些臭脾气,但也无伤大雅。一心专研医术,不懂趋炎附势,却仍旧能够爬到这个位置,可见其手段一般。

  学习而来之人,皆是他这一党,虽没什么名气,却也医术过硬。

  温灵蕴上前,照顾着周围官差将药材卸下,本欲让这五人休息片刻,却不料王坤开口,“王爷,病患在何处?”

  这般坦率,自是让沈怀瑾喜闻乐见,“本王这就带你们过去。王大人请。”

  王坤拱手作辑,“王爷请。”

  王坤心中对这恭亲王亦是有好感的,身为一国恭亲王,能够为百姓做到这样的地步实属不易。

  身后之人亦是没有丝毫的抱怨,背起药箱便跟着沈怀瑾走去。

  温灵蕴将药材卸下,这才前往城西。见着温灵蕴的到来,众人皆是欢迎。

  “小少爷,可用过膳了?”

  “小少爷,这些人是从京城来的吗?”

  “小少爷,今日这粥熬的不错,可要用些?这碗是我刚从那儿取的,干净。”

  “小少爷,怎的又来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听着这一声声问候,温灵蕴含笑开口,“他们是京中来的太医,为治疫病而来,还望诸位配合。”

  “原来真是从京城来的大官。”

  “皇上还没有忘记我们。”

  “皇上万岁。恭亲王千岁。”

  “谢谢小少爷。若不是小少爷我们这些人只怕……”

  “小少爷?”沈怀瑾来到温灵蕴的身旁,所有所思。

  看来温浩然在瀛洲一地的声望当真是不小。

  温灵蕴神色不饶,“幼时承蒙乡亲照料,才有如今的灵蕴。”

  这话倒不是作假,当年温浩然两袖清风,为了瀛洲的百姓可算是鞠躬尽瘁,就差死而后已了。

  家中的粮食以及值钱的东西都贴了进去,若非温浩然时不时上街卖画儿维持生计,只怕他们父子俩得饿死。

  一个堂堂的巡抚街头卖画,也是够寒酸的。好在乡邻们也并非忘恩负义之人,时不时拿些粮食接济,这日子才好过了些。真算起来,他也是百家饭长大的人。

  沈怀瑾颔首,温浩然与温灵蕴父子俩,都对得起这瀛洲的百姓。然而此时,一旁的赵永辉却险些咬碎一口银牙。

  他无论出身还是学识都不比温浩然差。却为何总要差他一节?好不容易将其赶走,坐上了瀛洲巡抚这个位置,却仍旧活在温浩然之下。

  如今一个小兔崽子也爬到了他的头上。

  着实可恨,想到此处,眼中冷光一闪而逝。

  王坤一行人却并未先行为病人诊治,反倒是与前些日子请来的大夫交流,这才准备下手。见着温灵蕴有如此高的声望亦是忍不住咋舌。

  此子并非池中之物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妃谋天下:浴火归来,妃谋天下:浴火归来最新章节,妃谋天下:浴火归来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